第五人格共研服 > 新聞 > 副刊 > 正文

第五人格卡尔约瑟夫图片:畢飛宇談“小說生活”:在荒謬的知識里面體現常識

2019-08-09 16:31圖文來源:南報網

第五人格共研服 www.dpwht.icu 小說生活

出版方供圖

南報網訊(記者 解悅)“一個小說家在荒謬的知識里面能夠體現常識,我覺得這才是藝術家最要緊的使命,這才是一個小說家、一個導演、一個劇作家帶有史詩感的責任。”畢飛宇說。

由人民文學出版社與SKP RENDEZ-VOUS聯合策劃的茅獎作家沙龍系列第三講“畢飛宇——我的小說生活”日前在京舉辦。第八屆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推拿》的作者畢飛宇,文學評論家張莉以及人民文學出版社畢飛宇文集系列的責編趙萍,分享他們對茅盾文學獎的感受和對《推拿》的解讀。

寫《推拿》的時候,心里特別干凈

從上世紀90年代初初登文壇,在近30年的創作中,畢飛宇不以高產著稱,但他的每一部作品從創作伊始,就被賦予了堅實的質地,折射出獨特品質,那就是始終如一地對于知識分子立場的堅持和維護。

《推拿》首次出版于2008年9月,2011年獲得茅盾文學獎。談到茅盾文學獎,畢飛宇說他在寫《推拿》的時候從來沒想過得獎這回事。因為在他看來“‘推拿’這個題材它不是主旋律的,很邊緣,沒有歷史感和宏大的天問,它無非就是寫了那個被所有人忽略、幾乎已經不存在的生活,在黑暗的建筑底下有一個巨大的黑暗,我和命運拔河,我把這個黑暗盡可能拉到陽光底下,然后我得到了茅盾文學獎。”

畢飛宇說,“我寫《推拿》的時候,內心建設做得特別好,心里特別干凈,很安寧,也沒有考慮茅盾文學獎可能關注的宏大題材和史詩模式。”

畢飛宇說,《推拿》一書能榮獲茅獎,某種程度上也是茅盾文學獎向那些看上去不可能得獎的小說敞開了他們本該寬廣的胸懷。它不再只關注宏大的歷史題材、史詩模式,這個胸懷現在變得越來越寬廣,越來越包容。

真正的美和良知不會被耽擱

由于《推拿》題材的特殊性,不同門類的藝術家都曾嘗試改編。其中,導演婁燁憑借電影《推拿》獲得第六十四屆柏林電影節最佳藝術貢獻銀熊獎,是當代文學作品中成功改編的典型案例。

與傳統電影所傳遞的光與影的美學理念不同,這部電影從盲人視角出發,力圖展示“并不燦爛的”光、“并不飽滿的”景。畢飛宇說:“《推拿》這個電影畫面的丑、暗淡是一部電影的胸懷、一部電影的良知。但是真正的美不會被耽擱,良知也不會被耽擱。”在畢飛宇看來,恰恰是因為暗淡的呈現,才表達了電影的美和藝術家內心的美。

畢飛宇的文字始終關注人,關注人和他所處的社會的緊張關系,關注人的疼痛,關注這個社會的病痛,這個幾乎可以說從五四以來的一個經典命題,畢飛宇在他的創作中,給予了新時期的承擔和回應。

畢飛宇認為作家與讀者都應該避免所謂的“茶館思維”,即藝術家給我們提供一個茶館,這個茶館里面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歷史時期加一個歷史時期,一個歷史片斷加一個歷史片斷。“每個人都會被荒謬的知識帶走,一個小說家在荒謬的知識里面能夠體現一個常識,我覺得這才是藝術家最要緊的使命。常識,日常的生活永遠值得作家凝視、研究、愛和恨,從愛和恨里面找到我們最想表達的那個問題,把這些最想表達的東西通過作品奉獻給讀者,這才是最重要的。”

《小說生活》這個書名既本分也開闊

人民文學出版社曾于2015年推出《畢飛宇文集》九卷本,收錄了畢飛宇1991年至2013年創作發表的絕大部分小說,力求展現畢飛宇30多年來的小說創作的全貌。

畢飛宇風趣幽默,機智詼諧,談起小說來更是妙語連珠,作為編輯的趙萍敏銳地抓到了畢飛宇這一特征,于是在她的提議下,邀請張莉于2013年到南京和畢飛宇用兩天的時間做了一場對談,并形成了對談集《牙齒是檢驗真理的第二標準》出版。人文社于今年再版了此書,并更改書名為《小說生活》,裝幀上更加輕巧、活潑。

在這本書里畢飛宇與張莉談到了對許多文學名家、作品的看法,但更重要的是,畢飛宇非常真誠地披露了他作為一名小說家所經歷的成長之路,他在創作中所遭遇的猶疑、困惑、折磨、自我完善與自我提高。畢飛宇說“這個書名好,既本分,也開闊。”

某種意義上,2016年出版的《小說課》一書,正是畢飛宇對《小說生活》中這些文學問題的延伸、擴展與探討。在這本書里,畢飛宇從創作者的角度鞭辟入里地分析了中外短篇小說中的體格與筋骨,極具啟發性,廣受讀者好評,暢銷15余萬冊,讀者、市場有口皆碑。

談及此書所取得的成績,畢飛宇謙虛地說道:“我沒有貪大,只是一個寫小說的人踏踏實實的把他該說的話說好。我避免了我的虛榮,收獲了我的誠實。我避免了一本糟糕的書,收獲了一本不完美但是特別像我的書。”

作者:解悅責任編輯:巢宸舒
0人參與
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

    周刊

    目前,江蘇省職工醫療保險和城鄉居民醫療保險的參保人員,均已納入異地就醫直接結算范圍。[詳細]